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难以言表(伊青原创)  

2009-09-14 18:42:09|  分类: 信手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剧《锁春记》是由著名女作家张欣的同名长篇新作改编的。这部没有被热炒的电视剧,却让我深深地陷入其里。

芷言,一个淡雅高洁的名字,它的出处是——若芷幽兰,寂静无言。芷言是剧中的女一号。我可以这样说,从来没有哪部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能让我如对芷言那样,投入如此错综复杂的情感。这种感情,让我觉得难以用语言文字表述出来,但又遏制不住想凭借文字表达。

                                                                               喜欢

芷言长得娇小玲珑、亭亭玉立,像深谷中的一株幽兰。她留着一头清汤挂面般的短发,只要头稍一偏,那闪着幽幽光泽的发丝就遮掩了她的半边脸。一双明澈的眼睛,被卷曲而浓密的睫毛围绕着,显得神秘莫测。她从不着炫色的服装,黑、灰、米色,是她钟情的色彩。她爱穿质地上佳的高领毛衣,配上一袭合体的长风衣,将她的身材修剪得格外匀称、苗条、挺拔。她走起路来,极有韵味,挺挺的胸,翘翘的臀,高高地昂着头,睥睨着周围的凡夫俗子。她一亮相,就像磁铁一般,吸引着我。我喜欢她从里往外漫溢出的雅致的知性美,我喜欢她双眸中流露出的冷傲而睿智的目光。

                                                                              欣赏

    芷言不只是外表可人,她可是秀外慧中呢。她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一所名校学经济。在大学学习期间,她门门功课都是优秀。后来,由于某种原因,她辍学去国外勤工俭学。学成归国后,她在大学当老师,后来荣升教授,在她所处的学术领域游刃有余。她富有韬略,是他哥哥——某融资公司副总裁身后的高参;她明察秋毫,能参透复杂的人际关系;她料事如神,总能在她哥哥遇到风浪时力挽狂澜。但是她也不是工作狂,享受着非常精致的生活。她知道西餐该怎样吃才能吃出优雅,她懂得女人该怎样养颜、保持体型,她谙熟各种高档的品牌服饰……我欣赏她工作和生活中显露的智慧。

                                                                              憎恶

外表纤弱,看似文质彬彬的芷言,却是个极为强势的女人。她深深地介入哥嫂的生活,主宰着哥嫂家的一切。她的“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她对哥哥感情的垄断,让她的嫂子无法真正地融进这个家庭,无法真正地贴近自己的丈夫,最终只能形单影只地离开这个家庭。她掌控着着哥哥的工作生活,该做什么,该穿什么,该吃什么,都要按照她的规则、要求和审美去做。 她不允许哥哥追求自己向往的感情生活,追求自己心仪的女人。心怀叵测的她,居然心狠手辣地用极为高雅、温柔的手段,不漏痕迹地杀死了将成为她新嫂子的阳光女孩,因为她认为这女人阻碍了她哥哥荣登总裁宝座。我憎恶这个歹毒霸道的女人。

                                                                              怜悯

追根溯源,究竟是什么赋予这样一位有着圣洁高雅外表的女人以如此强悍的病态的内心?这要从芷言的家庭说起:芷言的母亲早亡,父亲带着一双儿女相依为命。芷言父亲一直觉得自己在事业上不得志,他要在儿子身上圆自己的梦。所以,他对自己儿女的要求几近苛刻,只要兄妹俩的成绩不得全班第一,就要被罚跪。兄妹俩就是在这种阴郁的家庭氛围中成长,终有一天,芷言的哥哥被令人窒息的生活逼得患上了抑郁症。善良的芷言担起了家庭的使命,为了让富有“金融细胞”的哥哥成为金融家,实现父亲的遗愿,芷言放弃了一个风华女人本该有的许多东西。她锁住了自己的春心,不谈恋爱;她几乎没有自己的业余生活,一切以哥哥为重心。她的哥哥因为受不了她的颐指气使、独断专行,与她反目,把她轰出了家门。即便是这样,她依然一如既往地在背后帮助哥哥。当她的哥哥终于成为金融家以后,她的生活支柱坍塌。她默默地回到曾和哥哥生活过的老屋,告慰父亲的亡灵,然后服下安眠药,孤孤单单地躺在父亲生前常躺的摇椅上,回忆着她和她的父兄曾经有过的星星点点的温馨,静静地离开这再也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世界……老屋光线阴暗,一缕冷冷的光,透过天窗投在了芷言瘦小的身躯上,让人觉得她是那么柔弱、那么无助、那么孤独,她就像冷冽秋风中的一根纤细的柳条。她的头耷拉下来,她再也没有力气昂起她高傲的头颅。她太累了,只能让她的灵魂在极乐世界里轻舞飞扬。看到这里,我的心觉得隐隐的痛……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