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又到大栗飘香时  

2010-12-03 10:00:09|  分类: 信手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大栗飘香时 - 伊青 - 荷塘清风

 逛街时路过一个门脸很小的店铺,从里面飘出阵阵诱人的香味,这香味再熟悉不过了。循着香味望去,只见两只透明的塑料箱子里分别装着不同的栗子。一种栗子大大的,底面平展,弓着背,像只只褐色的大甲虫,称之为板栗;另一种栗子小小的,尖尖的顶,呈桃形,称之为油栗。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颗颗都容光焕发、咧嘴笑着,煞是夺人眼球。两种栗子的价格不同,大的一斤12元,小的反而贵一斤18元。我知道,小的贵有其理由,它吃起来比大的更为绵糯香甜。怪不得人们说,浓缩的皆为精品。

每年到了大栗飘香的季节,我总爱买上些饱饱口福。驻足掏出钱包,买了一斤油栗。捧着热乎乎的纸袋,顾不上斯文,剥了一颗迅速送进嘴里。品着栗子的滋味,繁华的街景、喧嚣的人声,立马隐退,我的心飞到了山明水秀的林冲。

林冲是我年轻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村落,它坐落在大别山的一个山坳中。如今想起来,那儿真是风景如画,绿树参天、翠竹摇曳、溪流淙淙……然而,那时的我犹如公主落难,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花季女儿家却要忍受强体力劳动的煎熬,哪有闲情逸致观风景?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农家忙碌的阶段。山民们还沿袭着自给自足的种植方式,要收获的东西五花八门:梯田里的水稻、河滩边的棉花、路边的山芋、半坡上的花生、山上的栗子……割水稻、采棉花、摘豆子、基本都是女人做的活,去山上打栗子则由男劳力担当。壮汉们从大栗树上打下栗苞,装在竹筐里挑下山。

新鲜的栗苞像刺猬一样,浑身上下长满了尖锐的刺。要想剥开带刺的外壳,取出里面的栗子挺麻烦的,得先放在脚底下磨平锐刺,再将栗苞踩开,才得以下手。刚剥出的栗子并不是栗色的,白白净净,宛如深藏闺阁的秀女,很生涩的模样,放上几天颜色才转深。

山民们可不会用这种笨办法剥栗子。他们将栗苞堆成堆,泼上些水,沤上几天。待栗苞变绵软了,采用一种像“6”字形的铁质工具,将栗苞扒开,剜出栗子。此时的栗子,呈现出像山民经受过风吹日晒后的肤色,栗色中透着油亮。

收获的季节,不仅白天紧锣密鼓,晚上还要挑灯夜战。剥栗子这种慢活总是在晚上进行。当夜幕将山谷严严实实笼罩起来的时候,生产队长只要站在村中央,拉开粗嗓门一声吼:妇女们去场上剥栗子!于是,穿红着绿的大姑娘、小媳妇,挽着发髻的老太太们就三三两两搬着小凳,聚集到了打谷场上。这下山村宁静的夜晚被打破了,来凑热闹的孩子们追逐打闹,哭哭笑笑;妇女们娴熟地剥着栗子,悠然地说东道西;我们几个知青,攒足了劲,也赶不上那些老手,只能自叹不如。

秋收完毕,山民们则迎来了最开心的时光。家家户户每天都有新的收获,像过节似的喜庆。昨天分到了飘着清香的新米,今天又分到了颗粒饱满的花生,明天将要分到粉糯香甜的山芋……

我们知青也将带着收获归家,带什么呢?当然是栗子。生产队长豪爽地说:给学生们内部价——板栗一毛六一斤,油栗二毛二一斤。

回过神来,掂掂手中纸包里价格不菲的栗子,看看周遭琳琅满目的商铺,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