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重拾女红  

2011-11-07 14:52:47|  分类: 生活写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拾女红 - 伊青 - 荷塘清风
        母亲在参加革命前,应该算是小家碧玉。外祖父去世早,外祖母二十多岁就守寡,含辛茹苦地养育着这唯一的掌上明珠。尽管母亲生长于重男轻女的旧社会,外祖母依然将母亲送进了学堂。用现在的说法,外祖母将母亲培养成了一个淑女,能赏唐诗宋词,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做得一手好女红。就是因为母亲有了文化,接受了共产主义的理论,后来参加了革命,完全背离了外婆给母亲设计的人生轨迹,这是外婆始料不及的。。

母亲的花绣得特别好,会自己绘制图案,会运用好多种针法,对色彩的搭配有着与生俱来的悟性。我出嫁时,母亲送了我两副枕套。一副上面绣着两条色彩斑斓、活灵活现的金鱼,旁边还配着摇曳生姿的水草;一副上面绣着国色天香的牡丹,由于针法、色彩运用得当,给人以工笔画的感觉。母亲不善表达,把她对女儿的祝愿,融进了千针万线中。三十年过去了,我与时俱进地不断更换着床品,但是那两副枕套却一直被我珍藏着,因为这是母亲的心。

兴许是我的血液中存留着母亲的基因,我打小就喜欢女红。虽然母亲对我从没要求,但是那年代的女孩在长辈的影响下,大多会学一些女红,我也不例外。我顺应着当时的流行风,和周围的女孩一起学过编织、绣花、钩花、缝纫。凭着兴趣,我给家里人打过毛衣毛裤,给自己绣过枕套,给家里钩过台布,给妹妹做过裙子……

后来结婚生子,忙于事业,再也没有闲暇、闲心顾及女红。再说,社会发展了,物质丰富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切的一切,只要花钱,商店里应有尽有,得来全不费功夫。编织、绣花、钩花、缝纫,对于我来说,真的久违了。

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重新对女红发生兴趣,没想到如今老眼昏花的我还能重新拾起女红。这都是因为角色的转变,我要当奶奶啦!原本,我很排斥这样的称谓降临到我的头上,因为这意味着我的衰老。可是当我真的升级以后,我很欣然,义无反顾地进入了新的角色之中。

重拾女红 - 伊青 - 荷塘清风

身份的转变从编织开始。起初是在朋友的推动下,渐渐进入自觉状态,现在简直就像着了魔一般。我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一织就是好几个小时,满心跳跃的都是孙宝宝穿着我手中织的毛衣奶声呢喃,手舞足蹈的样子。我自己都惊讶,怎么会有这样的定力,投入地做这样一件机械重复的事情,是祖孙缘分的使然?有几个晚上,小区里家家户户的灯都熄灭了,唯有我家还亮着,周围万籁俱寂,我把电视的音量开得很小,边听着电视,边靠着床背编织。老公一觉睡醒,发现我织得正欢,直呼:疯了!着魔了!

目前一件精致而富有童趣的的毛背心已经完工,鹅黄色,上面绣着五彩的卡通小人,可爱死人了。完工后,我用蒸汽熨斗将其烫得平平整整。我久久端详着它,得意之情溢满心头,还嫌不过瘾,用相机拍下,发给媳妇显摆。我又马不停蹄织了一双铁锈红的毛线靴子,抚摸着它,就仿佛摸着孙宝宝胖胖的小脚丫。

今天,投我所好的朋友又给我送来了四本有关编织毛衣的书,让我研究加实践。宏大的工程即将开启……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