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滞后的理解(伊青原创)  

2011-12-12 16:36:36|  分类: 心情描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滞后的理解 - 伊青 - 荷塘清风

 醒了,没有任何打搅的自然醒,我将头探出被窝,打开床头灯,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钟,九点多了。卧室窗帘的遮光性能超好,将屋里屋外隔出了昼与夜,外面早已天光大亮,屋里还是黑黢黢的夜晚。

老公上班去了。偌大个家,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时钟那有节奏的脚步声和窗外秋雨的呢喃。一阵莫名的惆怅与伤感袭上心头,又将头缩回了被窝,闭上眼睛胡思乱想。

猛然间,想起了父亲。母亲的突然离世,让父亲的世界轰然塌了半边天。父亲虽然为官一世,却很不善人际交往。父母离休后,自然而然形成了父主内,母主外的家庭分工。母亲一走,父亲根本没法生活,他连自己抽的香烟都是母亲每月给准备的。

为了让父亲安享晚年,我和老公带着儿子住进了娘家。我以为我是个孝女,给了父亲正常的家庭生活;我以为我体贴入微,给了父亲许多快乐。我带着他吃自助餐,带着他去超市购物,带着他看电影,给他买礼物,为他过生日……可是我却没有真正理解父亲的内心世界。

在和父亲生活的日子里,每天早晨七点,我们一家三口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将父亲一人留在了家里。父亲不爱外出溜达,又不好与周围的邻居搭讪聊天,看电视、做家务成了他主要的生活内容。父亲爱烹饪,我们都爱吃他烧的菜。当我们如倦鸟归林,聚在父亲身边,吃着他烧的美味佳肴赞不绝口的时候,父亲的脸上便显得神采奕奕。

尽管父亲对母亲的去世并没有表现出悲痛欲绝的样子,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但是精神的打击是巨大的。父亲迅速衰老,亦如江河日下,挡都挡不住。最明显的表现是,一向标榜自己烧菜不用尝的父亲,却把握不准菜的口味了,非淡即咸。更让人担忧的是,他常常把菜烧糊了。有一次烧肉,竟然把锅底都差点烧穿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强行剥夺了父亲烹饪的权利。父亲不甘,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他只好退出了让他体现自我存在的舞台——厨房。

现在想来,我剥夺了父亲好多的快乐与寄托,原本他多自豪啊——女儿、女婿、外孙回来就能吃现成的,这都是他的功劳呢。无所事事的父亲,独处的时光变得更难挨了。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父亲得意得像孩子似的向我显摆,他花了整整一天的功夫,将一只方形的大茶叶桶,改成了两只畚箕。可当时我却不甚理解,觉得大可不必,一是家里不缺畚箕,二是买一只花不了几个小钱。现在我理解了父亲,独处的孤独,让他特别想找点事做,打发时间,也特别想为家庭做些什么,体现自我价值。

可是,我对父亲内心的理解,却是在父亲离开我多年,我退休以后。如今,老公早出晚归,老骥伏枥;儿子远在异地,娶妻成家。朋友偶然一聚,快乐短暂;更多的时间,我都是独处。虽然有书籍、电脑、电视、电话的陪伴,但是那份难以排遣的孤独、寂寞常常会像苦水似的将你湮没……

父亲的最后两年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吧。他不善表达交流,从未对我流露过。但是我想,许许多多的白天他一定都是被孤独寂寞笼罩的。

生活中往往会有许多滞后的理解:

养儿方知父母恩。

失去以后才体会到珍贵。

……

这种道理似乎谁都能懂,但是真正理解必定要等有过经历之后。也正因为这样,生活中便多了些许遗憾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