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是把刻刀  

2011-04-13 12:58:40|  分类: 心情描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娘的时候,我爱跟女伴炫自己有个漂亮姨妈。那时,姨妈还在谈恋爱,她和被我喊作“叔叔”的人去约会,常常会带着我。不谙世事的我,屁颠屁颠地当着“电灯泡”,却浑然不觉尴尬。

岁月是把刻刀 - 伊青 - 荷塘清风

当时的姨妈,在我心目中就是美的化身。一条果绿色“凡立丁”的过膝西装裙,一件素花的真丝衬衫,将她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乌黑亮丽的头发,用一枚蝴蝶形的发簪束在脑后。姨妈走路很有型,昂首挺胸的,迈着小碎步。于是,身后的那束马尾辫,就在腰际极有韵律地摆动着。姨妈身上最让我艳羡的是手腕上那只瑞士镀金表,抬手之间,那表就随着光线闪闪烁烁,晃得让人产生迷离的感觉。

       到了冬天,姨妈爱穿一件中式的黑女衣呢丝绵棉袄。掐腰的剪裁,修出了姨妈的小蛮腰和翘起的臀;高高的立领,将姨妈的脖子托得格外颀长;乌黑的颜色,把姨妈的肤色映衬得如凝脂一般。姨妈爱在领口别上一枚仿钻的别针,这枚璀璨的别针,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给一身皂衣的姨妈增添了华彩。

姨妈的身上总是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味,那时可没有名贵的香水。在那物质匮乏、生活水平很低的年代,人们崇尚的是勤俭节约之风。姨妈却是个另类,舍得从几十元的月收入中,抽出几元钱,买“雅霜”“友谊”之类的原装雪花膏。她从不用花上几毛钱就能装满一大瓶的零拷雪花膏。有时,我会趁姨妈不注意,悄悄地打开雪花膏瓶盖,用食指狠狠地蘸上一大坨,可劲地往脸上涂抹。我发现,那香味比母亲用的稀溜溜的零拷雪花膏要持久得多。

渐渐长大的我,愈来愈爱美。有意无意间,会模仿姨妈的妆扮,姨妈的审美,姨妈的生活方式。母亲常会横加干涉,她总是板着一副老革命的面孔道:我警告你,少跟你姨妈学,她身上有许多资产阶级的东西!可是,母亲义正词严的训导,远没有姨妈对我的影响力大,这也许就是在当时被称作资产阶级的腐蚀作用吧。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母亲已作古,姨妈还康健地活着。这次姨妈来常州,为我母亲扫墓,顺便来我家做客。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端详姨妈了。她身穿一件紫罗兰底色疏疏朗朗地点缀着白花的软缎棉袄,花白的头发吹得有款有型,脚蹬一双黑色的低跟圆口皮鞋。一个依然考究的老太太。

然而,我却怎么也不能接受,我印象中的漂亮姨妈怎么变成了垂垂老妪?原本光润的脸庞,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宛若了盛开着的菊花;原本花哨的眼睛,变得暗淡无神,好似浑浊的深潭;原本柔软无骨的双手,粗糙松弛,犹如枯枝一般。微微一笑,便露出满口洁白无瑕的假牙。尽管姨妈没有发福,但是却干瘪得像是被抽去了水分的植物标本。

岁月啊,真的如一把刻刀,那么残酷地把生命的年轮,刻在了人的眼睛中、肌肤上、发丝里,还有心坎间。再强大的人,也躲不过岁月这把无情的刻刀。你、我、他,谁都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