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未必是知子莫如母  

2011-07-04 12:12:48|  分类: 心情描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必是知子莫如母 - 伊青 - 荷塘清风
       我一直都以为,我的儿子缺少文学细胞。打上小学起,语、数、外,三门主课,语文总是最弱。他能津津有味地独立钻研奥数难题,可是只要让他写作文,一张脸就变成了苦瓜。照理说,我是教语文的,熏也应该将他熏出点文学味,然而他却是油盐不进。

有一次,他跟我谈及他们班写作高手的各自特点,我戏谑地问:你的作文有特点吗?他居然大言不惭地脱口而出:有!言简意明。我对着他,只能苦笑。

小学将毕业,他牛气冲天,要考重点中学的“奥数班”。知子莫如母,我给他定的分数线是数学100、英语98、语文85。我郑重地警告他:要是语文85分都达不到,你没戏!结果,他数学考了100,英语考了96.5,没达标,语文却鬼使神差,爆了冷门,居然考了90.5,不仅让我这做妈的喜出望外,也让他昂首挺胸地踏进了重点中学的“奥数班”。不过,对于儿子求学之路第一站的成功,窃以为是偶尔撞上了大运。

进了中学,我发现儿子最大的变化是,弄了一本纸张精美的带锁的日记本,经常掩着门神神秘秘地写随笔。这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善舞文弄墨的儿子会在日记本中写些什么呀?于是,我和老公时常会趁儿子不在家,悄悄打开他的日记偷看。其实,那日记本上的锁形同虚设,粗线条的儿子常常忘了上锁。不知是不是因为偷窥的希望值不高,还是儿子的写作潜能正逐渐被开发,一向对文字挺挑剔的我,居然会觉得儿子的文字虽生涩,却也不乏灵动,毫无造作之气,他写的东西挺好看。

许是由于好奇心渐渐淡了,也因为觉得偷窥儿子的“隐私”不光彩,还比较麻烦,每次偷看完毕还要煞费心思销毁痕迹。从初二开始,就不再偷读儿子的随笔了。在儿子读中学的六年中,我教了两届毕业班,很少有精力过问儿子的学习过程,只是在成绩下滑时给予几下鞭策。至于他驾驭文字的能力究竟发展到怎样的层面,我全然不知,因为他再也没有像读小学时那样,纠缠着我,让我给他提供写作素材。有时,语文考试过后,他最多也就告知一下题目,至于他写了什么、怎么写的,一概无可奉告。后来,他去上海读大学,我更是鞭长莫及。

这次由于搬新家,在他卧室的抽屉里整理出好几本日记本,因为上面有儿子的文字,所以没舍得扔,带到了新家。如今退休在家闲居,有的是闲暇,有的是闲情。那天无意中打开了儿子的日记本,这一读方知,印象中情感内敛的儿子,却有着丰富的内心;印象中文笔不佳的儿子,也能写出细腻传神而又内涵深刻的文字。

记得我曾在儿子面前声称:世界上最能把你解透的人是我——母亲。现在我想说:知子莫如母吗?未必吧。

附儿子初中时的一篇随笔——

洗澡

似乎已成了一种习惯,每个星期天我都和爷爷一起去澡堂洗澡。

又是一个星期天,我和爷爷照例来到了一家已非常熟悉的澡堂。我找好位置,卸下身上沉沉的衣服,奔向浴池。我一下跳到热气腾腾的水中,好舒服啊,仿佛每根神经都松了弦,我惬意地迷上了眼睛。

也不知我已在水中享受了多久,才猛然想起爷爷还没进入浴池,急忙睁开双眼向门口张望。只见爷爷正佝偻着身躯,一步步向这边挪来。我惊讶,爷爷如今的步伐竟是那么迟缓蹒跚,印象中他总是健步如飞的。我呆呆地望着他,好久才回过神来,忙起身去搀他。他却倔强地推开了我的手,缓缓地坐在池沿,然后极其费力地将两条腿搬进了水池。我愣愣地看着他,像是在看电视中的分解动作。他老了,真的老了,他竟没有能力自如地跨下那高不过几十厘米的池栏了。

我心中一阵酸楚,不禁想起我小时候,爷爷带我上澡堂的情景——

那时我很淘,跟小伙伴疯起来生龙活虎,可是只要爷爷一喊我去洗澡,我就觉得浑身乏力。在去澡堂的路上,只要我一喊累,爷爷便默默地蹲下,让我趴在他的背上。那时他的背是那么宽厚,像一堵可以让人倚靠的墙一样。那情景似乎就在眼前,又似乎很遥远了。是啊,十余年过去了,我已不是小孩子了,可他却老了,真的老了。

爷爷把我一拽,打断了我的遐思。“来,我帮你擦背。”爷爷边说,边拉我坐到他身边,这已成为每次洗澡的固有程序。我静静地坐着,爷爷在我的背上来回擦着,可我却不再感到舒服,觉得他的手已不如以前那样有力。我不由回过头望了望他,“别动!头转过去!”他命令道。我乖乖地惟命是从,耳边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那喘息声听得我心颤,于是我转身拿过他手中的毛巾说:“还是我自己擦吧!”爷爷不肯,固执地让我坐下。我这次表现得格外坚定,坚决不从。以前,我从不顶撞他的。

终于,他让步了,把毛巾递给了我,一个人默默地坐着擦洗着自己的身子。我也默默地看着他。他的手已很难够着自己的背了,他努力地够着,勉强地擦着,脸都稍稍有些变形。我知道,他在跟岁月抗争,他不肯向年岁屈服。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要帮他。这时,他异常激动,对我大吼:“不要!”我呆住了,久久看着他那不屈的眼神。继而,我不容分说,从他手中夺过毛巾,把他按住坐下。起先他还抗拒,但是最终默默地接受了我的帮助。我一下一下,毫不费力地在他那布满老人斑的背上来回擦着……

擦完了,我望望他,他也看看我,我俩什么也没说。

我突然想:爷爷悲哀吗?他一定嗟叹自己老了,不中用了。他可是有过一段让我引以为豪的光荣历史的呀。也许,他应该感到幸福,因为他的孙子长大了。我悲哀吗?曾经也算是干过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爷爷,竟然连洗澡擦背都无能为力了。我为爷爷的悲哀而悲哀。也许,我也应感到幸福,因为我长大了,能够帮助我爱的人了。

今后,我替爷爷擦背将成为惯例,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