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家祭  

2012-02-09 14:10:34|  分类: 心情描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过世已经十多年了,呆在市政府为他们这帮为共和国的建立流过血汗的老干部们修建的功勋厅里。除了每年的清明去为他们扫墓外,每年的除夕,我和老公都会在家里祭拜他们。这已经成了一种固有的仪式,以此寄托我对他们的缅怀。
家祭 - 伊青 - 荷塘清风

今年春节,因为儿媳怀有身孕,不方便旅途颠簸,所以我和老公决定去上海过节团圆。这样,为父母的祭拜仪式只能暂时取消。第一次去儿子家过年,欣欣然,行装打理好了,总觉得若有所失。我默默地来到储藏室(这里安放着父母生前的重要遗物与遗像),暗暗地跟他们告别,答应待我从上海返回,再一起和他们吃团圆饭。

从上海回来后,因老公忙于应酬,因此将祭拜的事拖延下来。那天,在书房上网,突然觉得口渴,便下楼倒水喝。莫名其妙地摔了一跤,身体狠狠地撞在了储藏室的玻璃门上。庆幸,门没撞碎,两个膝盖却跌得青斑累累,疼得我欲哭无泪。揉着疼痛的膝盖,好半天才爬起,第一个反应就是父母因为我的怠慢责罚我了。其实,我的父母不是小气之人,只是在我的潜意识中,为没有祭拜他们感到内疚与不安罢了。

第二天,我和老公准备了一桌的菜肴以及干果、水果,将他们的遗像请出,焚上香,敬上酒,恭恭敬敬地跪拜。

我久久地凝望着父母栩栩如生的遗像。父亲的笑容尤为灿烂。他生前就是这样,高兴的时候,会发出爽朗的笑声。他是个性情中人,笑声极具感染力,我也会被他带着情不自禁地大笑,于是父女俩便笑作一团。每逢这时,母亲总是假嗔道:老不像老,小不像小,没体统。母亲的笑容比较内敛。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未有过忘情的大笑。母亲的城府颇深,坚强隐忍。她对我的要求很严,时常会上纲上线,提升到一个高度,剖析我的过失。通常是,她对我一番语重心长的谈话后,我便痛心疾首,觉得自己“罪不可赦”了。难怪,母亲是吃政治饭的,擅长做人的工作。而父亲则是共产党的业务干部,精于管理企业。我可以在父亲面前为所欲为,肆无忌惮,但是在母亲面前却要有所收敛。小时候,每每有过分的要求,我总是绕过母亲向父亲提出。父亲出手大方,有求必应。最终,木已成舟,母亲也只能默认。我知道,父亲很乐意,为我俯首帖耳,被我操纵。他自己也承认,常常做我的傀儡。

这样的关系一直延续着。父亲进入老年以后,脾气变得格外暴躁,像个火药桶,一触即爆。母亲对他很无奈,常常搬我做救兵。父亲在母亲面前像一只刺猬,浑身扎煞着锐刺,可是对我却是言听计从。母亲常戏言: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你个老倔头,就配女儿治你。

点燃的香,渐渐化为了灰烬,祭拜仪式也进入了尾声。母亲一生笃信共产主义,在那红色的年代,祭拜,被贴上了“迷信活动”的标签,母亲当然对此退避三舍。不过,在她从岗位上下来,成为一个普通老太太的时候,她的身上多了些许烟火味,她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一次,她在和邻居老太聊天的时候说:我死后,没人会祭拜我的,因为我女儿不信这些。从她的目光中,我读出了她的心思。谁愿意被最亲近的人忘却呢?

就冲着母亲的心愿,我每年都会祭拜我的父母,也借此,回忆我和他们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美好的回忆也是一种精神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