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革命”的影响(伊青原创)  

2012-08-08 20:06:42|  分类: 信手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命”的影响(伊青原创) - 伊青 - 荷塘清风
        仿佛一夜间,文化大革命的滚滚洪流就席卷而来,荡涤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在革命浪潮的冲击下,我所在的整座城市,顷刻间便躁动起来。高音喇叭播放着铿锵有力的革命歌曲,播送着言辞激烈的革命宣言;一辆辆大卡车载着套着红袖章的红卫兵,在大街上声嘶力竭地喊着革命口号;一列列被打倒的对象——地富反坏右,挂着牌子,戴着高帽在大街小巷游街示众……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用当时的这句流行语来形容那时的形势,一点也不夸张,就连小学校园里都不再放得下一张宁静的书桌。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这个小学生也不例外,满脑子塞满了革命的词汇: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不破不立……甚至觉得飘扬在胸前的红领巾也不再是少年儿童的骄傲,做梦都想加入新的革命组织——红卫兵。之所以有这样的迫切愿望,一方面是觉得加入这样的组织很光荣,另一方面是只要成为红卫兵,就可以套上红袖章,束上宽皮带、戴上黄军帽,变得像女兵一样飒爽英姿。因为本人原本就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再加上出身于革命家庭,所以我成了班里首批被批准加入革命组织的人。

可是,当我还沾沾自喜于自己全新的革命形象时,革命的矛头突然由地富反坏右指向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的父母均未幸免。这下我猛然从高高的巅峰,跌入到了深深的谷底,由革命的红五类,变成了反革命的黑五类。

记得当时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灵魂的革命。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没有言过其实,它的确是深入人心。就我,一个十二三岁文文静静,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的女孩,尽管已经被剥夺了革命的权利,成了边缘人物,却依然对革命有着无限的忠诚,自觉地采取了一连串“破四旧立四新”的革命行动。

革命行动之一——

家里有一只细瓷茶壶,打我懂事,它就存在了。印象中,它虽然谈不上色如玉,薄如纸,声如磬,但是通体洁白,周身闪着温润的光泽,能照见人影。壶鼓鼓的圆肚子上,绘着一个身着紫色长裙的美女,正对着天上一轮金黄色的明月在虔诚地跪拜。如今想来应该是“貂蝉拜月”图吧。

每年夏天,母亲都会在清早就凉上一壶白开水,供家人口渴时喝。那天,和院子里的小伙伴玩渴了回家喝水。一番驴饮之后,目光落在了壶腹的图案上。看着那袅袅婷婷的古代仕女,突然想起革命传单上宣传的:才子佳人,帝王将相是封资修的垃圾,那绘有这样图案的茶壶不就属于“四旧”了吗?应该扫地出门!想把它给砸了,但又觉得这壶挺漂亮的,没舍得。思量了一番,还是将它留下了。可是,又觉得家里摆着封资修的物件会遭人非议,灵机一动便对它进行了革命改造,裁了一张红纸贴在了图案上。然而,只要浆糊一干,红纸就掉落。几次一折腾,恼了,扬手就把壶给摔成了八瓣。当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我再也不用怕有人说我“反动”了。

母亲一回家,我就向她汇报了我的革命举动。记得母亲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让我有点小小的失意。

革命行动之二——

文革前,小女孩中流行玩一种叫“翻骨牌”的游戏。游戏的器具为:八只麻将,一个沙包。拥有这种游戏器具的人就拥有了特权,想带谁玩,不想带谁玩,都由她说了算。想玩多久也由她决定,有时她自己输了,心情不佳,说不玩就扬长而去,扔下其余的同伴大眼瞪着小眼,面面相觑。所以,我特别想拥有这样一套玩具,想玩就玩个酣畅淋漓,不用受制于人。可是,那年代麻将是违禁品,用钱也买不到的。小伙伴的麻将,都是他们家祖上留下来的,俨然文物一般稀罕。

文革开始没多久,突然有一天,我的好朋友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个隐秘的地方,从口袋里掏出八个麻将摊在掌心里:“给你的。”我当时高兴得跳了起来,一把抓过麻将把玩着。这麻将比我见过的麻将要大,竹制的背面被摩挲得油光水滑,象牙质地的正面,图案清晰,色彩鲜明。听朋友告诉我,他父亲说麻将是赌具,是“四旧”,将整副麻将牌都扔了,她便趁机捡了八个留给了我。我这才想起我手中捧着的是封建阶级的“四旧”,立马就觉得犹如捧着一捧火一般烫手,可是我对这八个麻将实在是爱不释手,还是收下了朋友赠予的礼物。

偷偷地在家过了几天的瘾,革命的立场在心中终究还是占据了主导地位。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我让楼下的小邻居陪着我,把我的心爱之物扔到了附近的公厕中。

我的革命行动当然不止这些,比如背上背包,和同学要徒步去北京见伟大领袖毛主席。后来走出城市没多远,就因为走不动又坐公交车返家等等。

如今,回想起这些事,觉得啼笑皆非,可当时却是本着对革命的忠诚才这样做的。可见,那场浩劫,对人的影响有多大。不是有人评说,它影响了中国好几代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