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喜剧,还是悲剧(伊青原创)  

2012-09-03 14:52:56|  分类: 心情描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剧,还是悲剧(伊青原创) - 伊青 - 荷塘清风 午休前读一文——《年龄创造的喜剧》。作者以温馨、乐观的笔触,善意地写了三位名人步入老年后,丢三落四,骑驴找驴的趣事,并称其为“年龄创造的喜剧”。

文中提及的三位老人中,有一位是黄宗英。她是我年轻时的偶像。尽管在那个年代的演员中,她长得算不上美艳,但却十分清丽。她算不上大红大紫,但却才气横溢,在圈中被称为才女。由于历史的原因,她演的电影,我只看过两部,一部是《乌鸦与麻雀》,一部是《家》。在电影《家》中,她饰演了带着悲剧色彩的梅表姐,那温婉忧郁的形象,至今仍觉历历在目。她68岁时,与80岁的文学家、翻译家冯亦代结为伉俪,造就了一段纯美浪漫的黄昏恋,听说俩人北京、上海鸿雁传书,一年就写了50多万字的情书。

黄宗英的一生可谓可圈可点,然而在岁月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她和凡人一样,也会老去。曾经的才女,也同普通的老人一样,变得健忘。

黄宗英在望九之年抱病写了自述——《命运断想》,赞助黄宗英出书的“老粉丝”想让她在书上签名留念。书的编者考虑书来书往,邮寄麻烦,便搜集了一些雅致的卡纸寄给黄宗英,让她在上面题署,然后再由他分发给那些“老粉丝”。因为身体有恙,过了好久,黄宗英终于给编者寄来了题署好的卡纸,还附了一封道歉信,说是编者寄给她的卡纸怎么都找不到了,只好自己找了几张小卡片代替,以后找到了卡纸再重写。编者一看黄宗英寄来的“小卡片”乐了,原来那“小卡片”正是他寄给黄宗英签名的卡纸。

这就是黄宗英用高龄创造的生活喜剧吧。我的父亲也曾演过这样的喜剧呢。

一次,父亲掏出钱夹,想换去居家穿的夹克,穿西装去朋友家串门。待他换好衣服,想把钱夹放进西装内袋时,却发现钱包不翼而飞了。地上、床上、抽屉、衣柜……翻了个遍,也不见钱夹的踪影。最终,他怀疑是母亲觊觎他钱夹中的千把块钱,侵吞了他的钱夹。敏感的母亲立刻从父亲含沙射影的话语中,闻出了火药味,打电话让我回家为她洗冤。

回家弄清了事情的原委,我也觉得很蹊跷。家里没旁人啊,父亲也没出门,怎么钱夹转眼间就没了呢。我又把该找的地方彻彻底底,像用篦子篦头虱似的,又篦了一遍,还是没找到。突然想起是不是父亲把钱夹落在夹克口袋里没拿出来呢。父亲不耐烦地吼着:没有!我都翻过一百遍了!我提起夹克,觉得分量不对,挺沉,顺手一模,衣袖里有一鼓鼓囊囊的东西。掏出一看,可不就是父亲的钱夹。原来父亲拿着钱夹脱夹克时,无意中将钱夹留在了袖管中。夹克的袖口是螺纹的,便将钱夹封在里面,掉不下来了。

真相大白后,父亲带着歉意偷窥着母亲。母亲忿忿地说:做了一辈子的夫妻,临到老了,还被人怀疑是贼!为此事,母亲跟父亲闹了很长时间的别扭。父亲呢,也陪了好长时间的小心。

这样的故事到底是悲,还是喜呢?可能哈哈大笑过后,更多的是酸涩。

我也到了领退休金的年龄,总有一天,我也会骑驴找驴。但愿我们的小辈,我们身边的年轻人,能将我们演绎的这类故事当喜剧看,不要骂我们是老糊涂,否则我们就太杯具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