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塘清风

漫步在荷塘,徐徐的清风扑面袭来,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字的博大,所以我爱阅读。 坐在竹编的摇椅上,泡上一杯茉莉花香茗,捧上一本装帧精美的书,可以是情节跌宕的小说,可以是清新优美的散文,也可以是前卫犀利的杂文……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享受啊!一行行地读过,一页页地翻过,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文字的学养将我滋润。 喜欢文字的美丽,所以我爱写作。 在静谧的夜晚,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那悦耳的声音便变成了美丽的文字跳上了屏幕。它是我心声的流露,它是我心血的结晶,它是我对人生的思考……

网易考拉推荐

熬夏(伊青原创)  

2013-08-10 18:04:54|  分类: 信手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伏以来,太阳的面目好狰狞。它发了疯一般地狂喷着毒辣辣的烈焰,将整座城市变成了大火炉,直烤得大树发蔫,花容失色,小草泛黄。清早起来,我关闭了空调,打开窗户,想置换一下室内的空气。只觉一阵阵热浪袭来,不一会儿,家就成了桑拿房,把人蒸得大汗淋漓。

熬夏(伊青原创) - 伊青 - 荷塘清风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熬夏的情形。那时,寻常人家根本没有任何防暑降温的设备,只能靠着手摇扇度过漫漫夏日。由于当时崇尚勤俭治国,一切都因陋就简,公房的质量普遍很差,既不保暖,也不隔热。每逢酷夏,家里的温度并不比外面低多少。几个高温日一蒸,妹妹的身上、头上便长满了疖子、痱子。原本俊俊俏俏的小模样,变得惨不忍睹。只要一喝热粥、热汤,浑身的痱子犹如小虫似的咬着她,奇痒难忍,她只得东抓西挠,像小猴似的。逢上高温天,父亲只要下班回到家,便若困兽一般,焦躁得坐立不安。他常常一边使劲摇着手上的蒲扇,一边念叨:皇天杀人不用刀啊!我呢,就是一条夏眠的蛇,一到夏季,成天没精打采,连吃饭也没了好胃口。

隐忍的母亲却从不怨天尤人,而是想出种种办法消暑。她源源不断地往家卖西瓜,每天挑上一只用网兜装好,拴上一根长绳,让我把瓜沉进院里的那口深井中,浸上几个小时。我们家吃西瓜不是切成片吃的。母亲总是拿切菜刀在瓜蒂的一端切下如大茶缸盖子一般大小的瓜皮,然后,让我们用汤匙挖在小碗中吃。在井水中浸泡过的西瓜,鲜洁、甘甜、清凉,很是消暑。一小碗西瓜下肚,母亲老爱说那句让全家人都耳熟能详的话:嗬,心里的火灭了!要是西瓜一次吃不了,母亲就将瓜用切下的瓜皮盖子盖好,浸在盛着井水的脸盆中。有时她半夜热得受不了,就起床吃上几口败败心火。

有一年夏天奇热。家里宛若烤箱到处都是热烘烘的,墙壁是热的,桌子是热的,床也是热的。晚上睡在铺了篾席的床上,还是像睡在北方人家的热炕头上一般。我和妹妹只能搬着长凳、靠椅去院子里睡觉。院子里的孩子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唱歌的唱歌,聊天的聊天,吹口琴的吹口琴,不闹到深更半夜,根本安静不下来。反正放着暑假,第二天用不着上学,大人们也就由着我们尽情闹腾。这种闹腾,能让我们暂时忘却酷暑的难捱。

母亲虽然特别怕热,却极少在户外乘凉,这是因为她常年工作在机关,不太习惯跟人聊家长里短。为了降温,她将家里的椭圆形大澡盆,装满井水,放在床底下。对她这种所谓的降温方法,我一直都持怀疑态度,她却一口咬定,有凉气从床下透出。酷热的早上她一起床就要洗澡,称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沤馊了。可见,井水降温只能图个心理安慰。

那时过夏可真是饱受煎熬。哪像现在,关闭门窗,打开空调,就立马将炎炎酷暑挡在了屋外。有时空调温度设置低了,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竟忘了目前正处盛夏。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